• 繁体 WAP手机版 加收藏  设首页
简介及祈请文

大马中国报:在任何情况下显现最好的自己

   作者:子若   来源:大马中国报   阅读:2177   评论:0
内容摘要:南开诺布仁波切指出,在日常生活中,人们要学会自我观察和培养临在感,以便在任何情况下显现最好的自己。

——2016 年1月1日专题报道南开诺布仁波切

 

特约:子

 

  当代著名藏学家、大圆满(Dzogchen)导师南开诺布仁波切(Namkhai Norbu Rinpoche)

南开诺布仁波切指出,在日常生活中,人们要学会自我观察和培养在感,以便在任何情况下显现最好的自己。

 

据资料显示,南开诺布仁波切出生在东德格(Derge)宫拉地区一个名叫古格的村子里的贵族家庭,在他两岁时,被认证为最重要的大圆满上师之一的昂藏竹巴(1842~1924)的转世,八岁时被认证是不丹国精神领袖夏度仑的意化身。

 

领悟精要

 

  从8岁到14岁,进入佛学院闭关修习,一路跟随很多著名的上师,其中包括当时已高龄113岁的女性上师——阿育康卓仁波切,他接受她众多的传承,并投身修法的密集闭关修习。

 

  16岁前往四川西南大学担任藏文教师,在此之前,他已经熟读教和密教的经典,至于什么时候开始深究大圆满(Dzogchen),他在接受访问时透露,当他刚度过17岁生日的时候,他做了一个关于上师的梦,从梦中,他知道这是关乎他一生的重要上师。

 

  我们可以从关于他的文章中得知,他后来根据梦中获得的一个净,回到了德格的家,他说,大约做梦的一年后吧,他参见了其根本上,那是一位住在德格东边遥远山谷中的持明蒋秋多杰仁波切(Rigdzin Changchub Dorje,1826~1978)。

 

  他后来待在其上师于康多格(Khamdogar)的住所中,进一步接受了大圆满精髓教法的灌顶和传承。他透露,自己曾分别跟随不同重要上师接受传统、学术性的大圆满教法,但是,这位平时行医的上师,将他直接导入到大圆满的经验中,让他真正领悟到大圆满的精要。

 

  此前,他也曾在萨迦佛学院(Sakya College)取了萨迦派的精要教法,他曾以为萨迦哲学见地之于他更为重要,然而,他后来认为,大圆满的本质极为殊胜精要,对他而言,大圆满更多的是觉知的体悟,而非属于任何一种传统。

 

了解本性 去除妄念

 

  大圆满藏语叫做“巴钦”(Dzogpa Chenpo),“佐”是指“圆满”,“钦”是指“完全”,大圆满教法就是通过上师的指导众生了解本性,一旦见到真正的本觉,就能去除妄念、习气、恶业与烦恼等障,众生一旦处于本性之中,即可获得自由与解脱,进而发现自己的无限潜能。

 

  大圆满被视为藏传佛教的最高法门,“上师(蒋秋多杰仁波切)不仅仅之于我很殊胜,迄今,世人视他为大圆满教法里最重要的上师之一。”自此之后,南开诺布仁波切成为著名的大圆满行者。

 

  由于他精通西藏文化的知识而闻名,1960年,只有22岁的南开诺布仁波切,就应意大利著名的西藏学家朱塞佩图齐(Giuseppe Tucci,1894~1984)之邀,前往罗马的ISMEO学院工作两年。1962至1992年之间,他于那不勒斯(Naples)东方研究所(Istituto Universitario Orientale)教授传授藏文、蒙古文和西藏文化历史。

 

透由观照 自我转化

 

  作为大圆满的行者,南开诺布仁波切说,他并不是因为某个家族或传承而学习大圆满,学习大圆满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脱离一切烦恼障碍之束缚,并且获得证悟,“大圆满是我们的真实本性,不是教派、哲学或是宗教,我们需要去发现确实处于真实本性,而不是相信。”

 

  作为一个普罗大众,我们该如何在平常生活中修大圆满呢?南开诺布仁波切说,在大圆满的教法里,最重要的是,出现不同观点时,不要去判断两方,而是进行自我观察,并找出个人所受的限制。

 

  佛说:一切现象是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相互缘起,“生活中,一旦人与人之间出现问题时,大部分人都会否定是自己的情绪或行为导致问题的发生,而反过来指责对方才是错的一方,并用尽各种方法来证明之。”

 

省思自身错误

 

  南开诺布仁波切指出,这无疑是我执的显现,若是自己是无辜的,怎么会有事情发生呢?“我们可能无法令对方接受自己的意见,但是,我们可以反观本身的错误,从而发现自己的限制,并找到个人的解脱之道。”

 

  “唯有内自己时,才会觉察出许许多多的限制,然后去超越这些桎梏。”或许我们不能改变世界,但绝对可以由自己根本开始做起,进而自我转化、净化,再跟相对的条件融摄在一起。

 

  他语重心长地叮咛我们,一定要时时记住佛陀的金玉良言,唯有通过自观反照,才不会为别人带来麻烦的问题,好比:你不喜欢别人侮辱你的话,你也不应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反而应该感同身受,微观自己。

 

  这是大圆满的精要所在,若是我们可以共同建立这样一个社会,就天下太平了!仁波切笑言,这将是一场渐进式的演化(evolution)而不是革命(revolution)式的突变。革命要求改变且不容易达到,但是,演化是开始去理解,尤其是通过自我观察,直入教法的精要,发展出个人的觉知能力。

 

  他深信,当他把大圆满的智慧传授给人们,并让大家在生活中修持,将对人类有莫大助益。

 

 专注于当下

 

  在三天的课程中,南开诺布仁波切重复最多次的一句话是:“”(presence),何谓临在、我们又如何做到在呢?仁波切指出,大圆满修行者要有“”,“在”即是当我们在做任何事情时,清楚地意会到当下存在的状态。

 

  为了解释这种状态,他以驾驶为例子“当我们开始学驾车时,总是不容易,一旦驾轻就熟后,不但可以边驾车边讲话,还对外面的事物东张西望,尽管如此,我们依然保持驾车的状态,否则就会出意外了。”

 

  “当然,我们的生活还有许多事情,而不只有驾车。所以,我们要学习在感,这是大圆满教法里的第二个精要。”在生活中,我们可以花点时间去培养这份在感,“假如你今天有一个小时的空闲时间,那么,就承诺自己用来修持在感,过程中不被分散专注力。”

 

不受外来干扰

 

  “在这一个小时里,你不需要做什么特别的事,而是按照一般平常的自己去做该做的事情,比如:走路到厨房、上厕所、泡咖啡或者是冲茶,在执行这些事情时,观摩一切动作,专注当下的一切,而不被外来的干扰,导致身心散乱。”

 

  当我们可以对每个当下的细节都能做到专注,那就是在感的真正意义。仁波切指出,只要我们能在一天之中花上一个小时修持,两、三天后再进行,久而久之就习以为常之后,它跟驾车是同样道理,你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启动车子。

 

  “到了那个时候,你根本不需要任何刻意指导,就能从容不迫地进入在的状态。”他继续说道,真正的大圆满修行者,从不在任何时刻感到散乱,而是分分秒秒都活在当下,清楚地讲话、思考、判断,这叫

 

  活在当下的临在感,可以与他人产生良好的互动,这么不仅是为了了解自己,也是为了了解他人的层面,从而建立尊重他人的因缘条件。当下在是非常有用的,只要一个人不散乱,什么事情都会做得圆满,“我们知道什么是最重要的事情,哪怕你有紧张感,也不要因此散乱起来,因为紧绷是一个二元对待的关系。

 

好的修行者 小孩般纯净

 

  常言道:自己的责任自己担,个人修行个人了。南开诺布仁波切则表明,在大圆满里头,没有所谓的条规或戒条,那是因为大圆满是一种自我负责”的修持。

 

  仁波切指出,在其他的教派,若是犯规就会得到惩罚,这表示有人在控制你,这么做跟现代法律毫无分别,“条规条例是跟时间空间有关系的,千百年以前的条规并不适合当今的社会。”

 

  他以过来人的经验跟我们分享,他首次去到西方国家时发现,在他的国家被视为不好的东西,却可能在西方国家被接受,反之亦然。所以,不论在任何时候与地点,面对任何人事物,大圆满的修行者不因为受限于条规才表现尊重,而是因为你活在临在感,而显现最好的自己。

 

  因此,大圆满不存在任何条规,就只是倾全力尽量做好自己,根据状况做出不同决策,行走和坐着时都要在感,“我们做重要和精要的事,集中用力活在当下,这是自我负责,尤其孩子需要学习这种重要的观念。”可惜的是,他指出,我们的社会中并没有这种观念。

 

  “我们需要尊重别人的选择和生活,也不应该为别人的生活负责;你要尽量享受自己的生活,与其为别人的生活忧虑,大圆满要我们多点自我负责。”

 

  其实不需要特别做些什么,有把生活与修行统合起来才会得到证悟,人们可以在生活中的思、走、坐、睡皆要尝试在感,“一个好的修行者,他必须像个小孩般纯净,没有拘束与侷限。”

 

与时并进 我是摩登人

 

  数十年来,南开诺布仁波切在全球数十个国家教授无数的弟子,目前身在意大利的他,几乎是用尽一生来传承大圆满的教导,并教授幻轮瑜伽、藏医和占星术。

 

  尽管过着马不停蹄的教书和指导大圆满修行的生活,他依然勤于笔耕,出版了关于大圆满、象雄研究、藏学、藏医学等方面的著作,有人形容,仁波切是相关领域中的罕见翘楚!当我问他是否知道自己出版过多少本书,他摇摇头,说道:不知道了!据悉,他撰写过的书籍已经逾百本了。

 

78岁用电脑写稿

 

  在他书写的过程中,出现过这样一则小故事:一位著名的仁波切赠送南开诺布仁波切一支金笔,并对他说:“请一定要多写!”他希望仁波切在藏族历史与文化上做更深入的研究。

 

  仁波切声称,他迄今仍不时在书写。当我问他笔耕不辍的原因时,他忆述当初在研习各个教法的知识时,需要千辛万苦在不同地方搜索重重资料,“当年纪渐长并成为大圆满的行者之后,我发现,自己只要灵光一闪,就可以很快速地用文字把这些知识撰写出来。

 

  于是,仁波切不停地把脑海中的知识以文字记录下来,让后来者有所助益。《西藏生死书》作者索甲仁波切就曾对外界说:“布仁波切的著作对西藏文化的贡献是无可估量。

 

  令人惊讶的是,这位年届78岁的仁波切,也与时并进的哦,现时是用手提计算机写稿呢!他在采访现场很自豪地说:我虽然老了,但我是个摩登”的人!语毕,全场哄堂大笑,大家都给了他鼓励的掌声。

 

  他的原稿通常以藏文书写,他表示比较能够完整诠释他所要传达的讯息,随后,他才会跟其译者一起翻译。

 

  从现场所见,仁波切是掌握的人才,他传授教法时用英语,来自意大利的团队沟通时,以意大利语交流。他说,由于应对各种环境的需要,他略懂缅甸文、中文和印度文,对我们而言,仁波切的“略懂”相信已经是我们理解中的“精通”了!

 

  ——转自马拉西亚《大马中国报》


标签:大圆满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