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满三部
+

    ◆内容摘要:五十一章是在讲大圆满教法强调所谓的没有一个可以践行的道路,因为它是直接的觉悟,我们说从心直接进入心的本性这是大圆满教法的要点。如果有的时候,有的人他无法区分什么是大圆满的修法、大圆满的教法、什么是金刚乘、什么是显宗等等,那么用一个要点来判断就非常的清楚,那就是“是否从心直接进入心的本性”,如果是,那就是大圆满教法,非常的简单。
作者:无央老师
来源:无央之界论坛
阅读:112

大圆满根本续论《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三十五期)

2020年4月28日《无上之源》法会文字(第35期)

 

    解:无央老师

文字整理:大道至简

中文校对:Xiaolan

英文校对:Xiaolan

藏文校对:慈悦

     辑:自由自在

     定:Xiaolan

 

 

 

目录

2.5.4.46大圆满没有一个可践行的修道之路 1

2.5.4.46.1大圆满是从心直接进入心的本性 2

2.5.4.46.2区分保持觉知与明觉 3

2.5.4.47超越欲望 4

2.5.4.48大圆满的“不动” 7

2.5.4.49一切法无非是菩提心的本体 10

2.5.4.50大圆满心部教法在藏地流传的历史 11

2.5.4.51无生 14

2.5.4.52真正的见没有一个能观察的主体和被观察的客体 16

2.5.4.53超越誓言与身语意 16

2.5.4.54超越对坛城的观想 18

课后答疑 20

 

 

提示:提示:按住ctrl键,把鼠标放在目录标题上单击,便可以直接进入标题单元的内容。另外,讲解中引用《无上之源》原文不全,请大家对照《无上之源》阅读无央老师的讲解文字,利益不可言说。

 

 

我们现在开始《无上之源》的学习,我们以阿底上师瑜珈开始。(修阿底上师瑜伽,唱金刚歌 略)

 

2.5.4.46大圆满没有一个可践行的修道之路

 

我们上一次学到第五十章,我们这次应该是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这一章解释了没有可经历或者践行之修道,这里的根本要点也是觉知当下,而不要,比如说,在一天中投入两个小时进行禅修,而在剩余的时间里让自己迷失在散乱分心之中。”刚进来听我们这个课的人可能会在想,在读《无上之源》的这些章节的介绍,其实这不仅仅是一个章节的介绍,这是南开诺布法王他对整个《菩提心普作王》的八十四章作一个整体的精要的归纳,就是把这一章的要点说出来。因为有时候我们学习古代的密续经典,就有点像有时候我们学习佛经一样,非常的长,非常的深奥,有的时候我们找不到要点,这个语言本身也很难学、很难理解,所以南开诺布法王他把这个精要勾勒出来,我们就可以省很多的时间。现在是做每一章的精要的了解,然后我关于这个主题进行进一步地阐述,之后我们会关于原文再做一个解读,是这样的,原文的一些最精要的部分。这样的方式学习就是事半功倍,不至于说我们进入到这个浩如烟海的经典当中迷失了自己,这就是学习的要点:抓住精髓。

 

2.5.4.46.1大圆满是从心直接进入心的本性

 

这个五十一章是在讲大圆满教法强调所谓的没有一个可以践行的道路,因为它是直接的觉悟,我们说从心直接进入心的本性这是大圆满教法的要点。如果有的时候,有的人他无法区分什么是大圆满的修法、大圆满的教法、什么是金刚乘、什么是显宗等等,那么用一个要点来判断就非常的清楚,那就是“是否从心直接进入心的本性”,如果是,那就是大圆满教法,非常的简单。那么一旦如此呢,我们以大圆满的方式来学习的话并没有什么一个漫长的修道,因为很多有佛教显宗或者金刚乘背景的人他们总是强调说要渐修,要慢慢地来,要慢慢地积累,这都不是大圆满的方式。大圆满的方式是突然地醒悟,我们叫做“当下觉悟”,并不是说要一个漫长的时间,只是说你不了解方法、不了解精要,你就不知道怎么做,所以很多时候之所以花了很长时间,是因为你没有掌握要点在哪里,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那么大圆满心部的这个方式,就是告诉你什么叫做心、什么叫做心的本性,然后怎么从心直接进入心的本性。所以这里说“根本要点是觉知当下”,觉知当下这个词,在这个时代已经被大量地使用了,甚至新时代的很多的一些灵性导师,很多的新发明出来的一些什么法门,或者说一些修行的途径,他们也会说觉知当下。那么我们大圆满讲的觉知当下是什么意思?因为我们大圆满说,我们要发现真相、发现的心的本性的真实状态,我们当下生起这个经验叫做明觉,藏文叫“rigpa(日巴)”,那么“日巴”这个词英文叫instant presence,字面意思就是“当下的觉知”,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很多人就以为是此时此刻我来觉知自己这就叫当下觉知,不是这样。当下跟此时此刻没有关系,跟过去现在未来都没有关系,而是超越了过去现在未来的这些时间的概念。因为什么样才有时间?什么样才有空间?就是我们处于二元状态,我们有一个能,有一个所,有一个主体,有一个客体的对立,这就是轮回的幻相,这就是所有业力众生的幻相,而我们心的本性完全超越了这个层面,所以就不存在什么“现在”这个概念。

 

所谓的“当下觉知”,英文的意思instant presence也就是刹那刹那的觉知。哪一个刹那呢?就好像我喊“呸”,这个当下,大家被我突然斩断了一下,一片空白,但是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空白的呢?有一个在这一切经验的背后的那个背景,你的心的基础地,这就是你的心的本质,心的本性。这个本性,当我“呸”的那一刹那,你思维是暂停的,这意味着你的概念心、你的思维心、你的凡夫心停止了运作,但是你并没有变成一块石头,你知道这个停,你知道这一片空白,你知道这个空,这是我们要发现的状态,这是我们说的“觉知当下”。所以觉知当下根本跟现在过去未来没有关系,它超越了,比如我刚才“呸”的那一刹那,你还有什么过去现在未来的概念吗?——没有,因为你思惟停止了。只有你思维没有停止,概念心还在延续的时候才有二元的状态。

 

所以大家要了解,我们大圆满讲这些精髓的时候,哪怕就一个字我们就能明白整个教法,就是觉知当下这就可以了,你别的不用多说。所以这里说教法的要点、这五十一章的要点就是“觉知当下”,而不是说,比如一天当中投入两个小时进行禅修,其它的时间在散乱分心当中。因为很多人以前的概念当中总是有说“我要静静的修持,我要积累善业,我要积累加行的数量,修到10万或者50万等等加行”,但是我们这里强调的是超越过去现在未来的这个概念的当下的觉知,就是明觉的状态。如果在这种状态当中,我们能够处于尽量长的时间那是最好的,长时间的处于禅观,禅观意味着安住在明觉当中,然后过了一会儿,由于我们心的习气等等,我们又开始概念思维判断分别等等,然后我们再次放松下来,反观心的本来状态,这就是我们说的禅观。禅观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就是说一会儿明觉一会儿二元等等,但是总的来说放松在心的本性当中,这种状态我们也称之为彻却的状态。当你更多的处于完全放松的状态的时候,这个就叫彻却,彻却并不意味着你每秒钟都处于明觉当中,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已经成佛了。在我们身语意完全融摄,也就是所谓的成佛之前,我们没有这个能力,因为我们有这个身体,有这个能量,它总是处于二元的状态,所以它会影响我们的心处于二元状态,这就是没有觉悟者的真实状态的身语意。

 

2.5.4.46.2区分保持觉知与明觉

 

但是这里强调的要点就是,就算你无法处于明觉当中,那你也应该保持觉知,这就意味着不散乱不分心。保持觉知跟明觉很多人无法区别,我今天再一次非常明确地告诉大家区别到底在哪里。因为当我们说“明觉”的时候,就是心的本性的状态,超越了过去现在未来,没有任何的概念思维,没有这些分别,这一点是非常清楚的,就是在这样的空当中的明,所以叫空明不二,空当中还有一个觉知,但是这个觉知没有概念分别,但是你并没有变成一块石头,所以我们发现这个我们的心的刹那刹那的这个纯然觉知,它没有陷入到任何的客体对境当中。但是当我们做不到这个的时候,比如现在我要给公司写一份计划书,一个项目书,我得想很多的概念,怎么样规划呀,怎么样联系各方的人员呢,怎么样做预算呢等等,这一切都叫概念性思维,你怎么可能在这个状态当中——处于明觉的同时概念性思维,这两者是水火不容的,不可能的事情,除非你已经处在完全成熟的明觉状态,你可以让你的凡夫心生起妙用,这种情况是有可能的,这个叫“陇竹”自显现的状态,但对于初学者来说这是非常非常困难的,所以根本不要想象这样的状态。所以当我们无法处于明觉状态的时候,我们就要保持觉知,这个我们是可以通过努力做到的。这意味着什么?保持觉知跟明觉的区别就是,觉知的概念定义就是“知道我当下在做什么”这就是觉知,保持觉知就是一直提醒自己要有一种正念。

 

很多人也区分不了正念跟觉知,其实正念就是持续的保持觉知,或者说保持觉知就是正念的意思,正念英文叫mindfulness,mindful就是说一直有一个 mind,有一种警觉心在提醒自己不要散乱、不要陷入到执着、分别心、情绪、散乱、攀缘当中,这就是我们说的要有一个警觉,这个叫正念,所以持续的保持觉知,这就是所谓的正念。南师在《关于正知和正念的窍诀明镜》这样的一篇开示当中他说了:“以正念之鞭去驱策正知之马”正知就是我们说的觉知,我当下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没有散乱;那么正念就是我有一种警觉心,让自己督促自己保持这种正知,明白吗?这就叫保持觉知。所以叫做以正念之鞭(就像一条鞭子一样)驱策这个觉知之马或者正知之马,所以正念跟正知就是这个关系。南师也举了一个例子,比如我们知道这杯水有毒,所以我们不能喝它,这就是一种觉知,因为我当下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知道这是一杯有毒的水,我喝下去我就死了,我要有这个正确的知道或者正知,对不对?但是过了一会儿,我跟别人聊天或者想起什么事,我忘记了,我拿起这杯水就喝下去,完蛋了。但是如果我一直有一种警觉心,这个就叫正念,正念就是跟警觉有关,一种持续的保持,所以它是有一种努力的。

 

所以保持觉知跟明觉是两码事,明觉根本跟保持或者任何的努力没有关系,明觉是完全地放松在自己的本来状态当中,超越了概念判断思维分别;而保持觉知当然是有概念的——我在做什么,我还要督促自己警觉自己做什么,这当然是有概念的,对不对?这就是所谓的分别心在里面,大家要了解。这些概念如果搞不清楚,你的大圆满修行就会非常的混乱,一定要明白什么是明觉,什么是一般的觉知。

 

所以当你无法处于明觉当中,你总是要保持觉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有的时候我们没有办法,比如说我在上班,我没有办法处于明觉当中,因为总是有同事过来跟我说话或者有什么工作要做,那我至少可以保持觉知,我至少可以有一种警觉心:我知道我现在工作,我知道我在上班,我知道我在喝茶,我知道我在聊天,我知道我在思考,我知道我在做一切的事情,所以做什么当下了知,清楚地了知,这就是觉知。这实际上也是南传佛教说的观,一种内观,我们时刻知道自己当下在做什么,只是南传佛教它是专门有一个观察的念处,所以叫四念处,身受心法等等,但是我们现在说大圆满的不是一种非常有局限性的身受心法而已,我们是一个整体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像照镜子一样,真正的处于镜子的本性当中,这个叫“明觉”;我们时刻照镜子这个就叫“保持觉知”,明白吗?这个是不一样的。好,我们继续。

 

2.5.4.47超越欲望

 

“第五十二章 这一章是关于‘超越欲望’的要义。实际上,我们通常是活在一边是欲望、另一边是担忧的况中任其摆布。”(念诵原文 略)这就是大圆满教法当中经常讲的“在希望和恐惧当中”,这里说的欲望其实也就是希望,因为我们通常说的希望就是欲求什么、希望什么、期望什么等等,欲望跟希望在这是一回事儿。比如我们的断法或者叫决法当中总是说我们要“超越希望、恐惧而发心”,这是大圆满的发菩提心的一种特殊的方式。因为在显宗当中,或者在加行道当中,我们总是会发心,我要为了众生的离苦得乐、解脱轮回、我要努力修行等等,尤其是我们实际上很多人都是为自己的生死而担忧,觉得自己一直在轮回,这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所以我们总是希望自己能够尽快地获得解脱。但是从大圆满的角度来说,如果我们总是有非常强烈的这种欲求、这种期望或者欲望说“我要解脱轮回,我要免受这些痛苦”,实际上当你处于这样的一种极度的欲求当中,这就成为一种执着。

 

那么另外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极端就是担忧,就是希望和恐惧,恐惧就跟担忧是类似的,比如说我们担心如果我不修行会怎么怎么样,会没有办法解脱等等。所以大圆满非常强调这样一种状态,就是“超越希望、恐惧而发心”,这跟我们一般说的发菩提心不完全一样,就是说,这种原则它更多地接近于我们说的明觉的状态,因为明觉的状态是超越希望恐惧、超越任何的二元心。情绪或者欲望等等,根本上来讲这些都是我们的一种二元的状态,对不对?不管是希望还是恐惧。

 

当然有的人会说“我们要学佛嘛,我们要学大圆满,肯定要有出离心、要有菩提心”,从初期来说的确是这样,你进入道当中要有一个道心,这个道心具体就体现为你想出离轮回的痛苦、情绪的折磨或者各种二元的状态,你想免除一切的痛苦,所以你有出离心,然后你不光是为了自己出离,你还要为他人、其它的众生出离这样的痛苦而发心。但是当我们逐渐的了解大圆满教法的知见,尤其是我们了解到究竟的真理究竟的实相完全跟这个二元状态或者众生的这些概念等等无关,因为究竟的见解当中不存在任何的所谓的轮回的众生,也不存在任何没有解脱的众生,究竟的见解当中一切众生都是觉者,而且不是像显宗说的是未来佛,其实当下就是佛,只是说我们没有发现而已,这一点跟显宗有细微的区别,显宗说“我是现在佛,是未来佛”,是吧?它有一个时间上的差异,现在和过去,过去、现在、未来,但大圆满这个见解更加地胜一层,就是说所有的众生都是觉者。

 

如果不理解,可以去看我翻译的《诸佛游戏续》里面讲的根本的见解,金刚萨埵请问普贤王如来:一切众生本来是觉者,但是显现为一个游戏,他们本来是三身本具的,因为这个游戏念了一个密咒,也就是“我”——这样一个神秘的咒语、神奇的咒语,然后就展开了轮回……当然,这个密续不能仅仅从字面上去理解,但是它至少表明了一个见解,就是我们所谓的轮回和解脱实际上还是从世俗谛的角度来说的,是不是?如果不是从世俗谛的凡夫的见解观察体受当中,那难道是圣者?难道是觉者吗?觉者有轮回吗?觉者有痛苦吗?觉者处在大清净相当中。所以从显宗的教理我们也能够反推,我们也能够明白这一点,所以终究来讲,我们知道,希望和忧虑或者这里说的欲望和担忧,都是我们要超越的。下一段。

 

2.5.4.47.1业力痕迹与梦境

 

“在这一点上,教文中讨论了‘帕恰’(pagchag,vāsanā),或者叫‘业力痕迹’,潜在的执着,如同痕迹一样:就像一个曾经装过香水的瓶子尽管已经被倒空和清洗过后仍然会继续发出香味,这些业力的痕迹也会这样剩存。同样地,在我们的生命当中很多种的痕迹会显现,尤其是在我们前半夜的梦境之中。接下来说的是所谓的“帕恰”,“帕恰”就是我们说的业力的痕迹。在显宗当中,好像“业力的痕迹”这样的名词不是很常见,我们通常就会说“业力”,对吧?但有的时候它不是一个完整的、很明显的一种业力,它是一种类似于我们说的“等流”,就是一种生生世世一直延续的某一种习气、某一种状态。“潜在的执着,如同痕迹一般”它打了一个比喻,说是像香水的瓶子洗干净以后还是会有香味。

 

然后它提到在我们前半夜的梦境当中容易有这些业力的痕迹。实际上每个人都会做梦,除了那些完全证悟的觉者,如果愿意的话他们可以处在没有梦的状态当中。每个人有梦,但是很多人不记得自己做梦,所以有的人会说“我最近没有做梦”,其实不是你没有做梦,是你忘记了你的梦境。但如果我们能记得的话,我们的梦境在前半夜,比如说我们晚上10点钟睡觉吧,那么我们一般会在凌晨大概两三点以前,这个就属于前半夜的梦;那后面两三点以后、有的时候是两点多,然后三点、四点、五点,这个时候的梦就属于后半夜的梦。这种梦它是有质量的区别的,前半夜的梦更多的是跟我们业力的梦有关。

 

什么叫业力的梦?在南师的大圆满教法当中,这些梦境分好几种,一种叫做业力的梦,业力的梦karmic dream就是说跟我们的业力有关系,就是以前造的因现在呈现的果,还有的方面指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也是属于业力。有的人以为业力就是前世的东西,不仅仅是这样,有的因果是这世就造的,有的是最近就造的,所以你白天想什么、执着什么、担心什么等等,晚上就容易呈现,这也是一种业力梦,不要以为业力就是很漫长的以前的事情。这是一种,还有第二种梦叫做明性的梦。

 

听清楚,这些概念很重要,明性的梦叫做dream of clarity明性的梦。在大圆满里面“明性”是一个很重要的字眼,明性跟明觉不是一回事。“明觉”刚才说了——我们心的本性的这种证悟、这种经验,这个叫做明觉,但是“明性”是相对的,“明觉”是绝对的,所有的众生明觉都是一样的究竟的状态,但是明性的话有高有低。有的人明性高表示他很有智慧很聪明,没有那么大的业力的污染,或者说做梦呢,后半夜的梦是明性的梦比较多,因为前半夜都消耗的差不多了,都睡的差不多了,你前半夜这些业力的梦、这些习气在前半夜当中展现得比较多,翻腾得比较多,然后慢慢的你在这种翻腾折腾当中也睡得比较饱了,然后你的梦境消耗得差不多,之后的更多的就是跟你的智慧有关,所以这个时候叫明性的梦。明性的梦就是没有太多头脑或情绪的控制、影响、局限,这个时候我们就容易有一些智慧地展现,比如说我们白天想不清楚的事,这个时候突然就想清楚了,或者没有想它就自然呈现出来了一个答案。有的时候人在两三点钟这个时候的梦非常的有意思,有的人会梦到自己在飞翔,或者有的时候梦到自己在朗诵一些古诗,出口成章,然后辩论辩才无碍,有时候关于教法的一些重要的名相以前从来想不清楚突然在梦中就明白了等等,这一类的梦都叫做明性的梦。明性的梦更多的跟现在最近发生的事情有关,当然有的时候他可能会忆起过去或者预见未来,也有这种情况,但更多的是跟现在有关系。

 

还有第三种梦叫做觉知的梦。有觉知的梦就跟明性的梦不一样,但是一般来说,有觉知的梦都是基于明性的梦。觉知的梦就是“梦中知梦”的意思。所以这个时候,当然一般来说不会有那么大的情绪或者思维的束缚,在你的梦境当中就展现更高的智慧明性,甚至觉知你知道自己在做梦。所以修行者最重要的是要生起觉知的梦,至于业力的梦和明性的梦,每个人都有,因为每个人都有业力,每个人都有他的智慧、他的明性,但是觉知的梦可不容易,梦中知梦。

 

如果我们能通过一些梦瑜伽的训练,我们称之为“夜修法”这样的一个基础,夜修法就是说,比如说睡前你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你应该修阿底上师瑜珈然后入睡,对于男性来说应该右侧而卧,对于女性来说应该左侧而卧。有的人立刻会说“佛陀教的吉祥卧是右侧而卧”,没错,佛陀教的主要是男众所以是朝右。朝左的话,因为女性左边的气脉是阴性的气脉,就跟烦恼、混乱、执着等等有关,所以要压着左边的气脉;男性的在右边,烦恼、习气这种混乱在右边,所以要压着右边,明白吗?左边的是空性的经验,这样就有好处。所以男右女左,然后阿底上师瑜伽明点白阿放松,放松在什么状态?没有心,没有一个对境,但是有一个本来的觉知,就是我们一天到晚在讲的明觉。就算你还没有发现明觉不能处于明觉当中入睡,至少你要这么去努力,往这个方向努力,然后慢慢地放松就睡着了,这样我们慢慢训练,尤其是通过白天总是保持觉知,觉知这一切都是虚幻的,一切都是梦境,因为人生就是一场大梦,你们每个当下包括现在也是一种梦。总的来说,只要我们没有觉悟,没有完全的觉悟,所有的状况基本上都是梦境,只是不同层面的、不同程度的梦境而已。所以当我们这么做的时候,就会更多地生起夜修法的这种品质,这种品质意味着我们梦中有可能慢慢会有更多的觉知,有的时候梦着梦着突然知道自己在做梦。这种觉知的梦越来越多的时候,我们就有可能在梦中控制自己的梦境,这个就是所谓梦瑜珈的开始。

 

当然我们有很多训练的方法,南师有一本书就叫《梦瑜珈与自然光的修习》,10年前歌者老师翻译出来,我校对的,已经出版了,所以在淘宝那里都可以买得到。《梦瑜珈与自然光的修法》里面有很多大圆满的梦瑜珈的训练方法,只要你有阿底上师瑜珈你就可以去修,而且它本身就是一个公开出版的,所以任何人都可以看,但是你要真正修得起作用,你应该以阿底上师瑜珈的状态入睡。好吧,这个是顺便跟大家说一说这些事情,因为睡眠是占我们一天基本上三分之一的时间,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重视这个睡梦。而且每一次梦境,每一次入睡就好像一个小的死亡一样,小的死亡做好了准备,我们就可以应对大的死亡,所谓的真正的死亡。

好,下一章。

 

2.5.4.48大圆满的“不动”

 

“第五十三章 这一章讨论了‘不动’的状态,并且说所有的现象都是住于其内。也就是在没有发生过任何运动的本来状态之内。但是,那么二元是何时产生的呢?唯一可能的例子还是镜子和反射。如果反射在动,这不意味着镜子也必须做同样的运动,对镜子来说,什么也不曾改变过,因为它从来没有意图、也从来不曾经经历改变。”(念诵原文 略)这里所谓的“不动”——米尤瓦,大圆满里面一个很重要的词“不动”,米尤瓦,就是说所有的现象都是住于其内的意思,就是处于它自身的状态当中,没有发生过运动的本来状态。那么怎么去理解二元的产生?就是镜子和反射。我们在这个课程当中已经无数次地跟大家解释了,大圆满教法当中,用镜子和镜子当中的反射的影像来明白什么是我们的心的本性、什么是心的普通的状态或者凡庸的状态,也就是凡夫心和心的本性的区别。那么镜子它的品质,所有的镜子它的品质,只要前面有任何的东西镜子里都会反射出来,这是所有镜子的品质,所以它不会去选择反射美丽的东西,不反射丑陋的东西,它是毫无抉择、毫无分别地反射一切,这就像我们心的本性一样。心的本性持续的纯然的觉知,但是它没有分别好和坏,没有喜欢知道好的不喜欢知道坏的,如果是这样的一个心,这不叫本性、这不叫明觉、不叫智慧心、不叫金刚心,这叫做凡夫心。所以大家就明白了,我们的纯然觉知知道一切,这就是菩提心普作王的状态,它不但知道一切,一切本身都是它生起的,只不过是结合了不同的助缘,不同的声光线的潜能。我们的这个镜子当中的反射就好像凡夫心的状态一样,凡夫心的状态总是会经历好呀、坏呀、不好不坏呀、高兴、不高兴等等,概念判断思维分别,但是心的本性这个纯然的觉知从来也没有进入过这样的分别当中。所以那些敏感的人听到这些的时候,就已经升起了一些觉受,一些体验,他们知道自己一直在作用的这个当下的现前的觉,我们称之为“现前觉”,这个是我们心的本性,它在任何的时候都没有动过。

 

但是有的人说到“不动”,他就以为就像一个庙里的泥菩萨坐在那儿一动不动,他觉得修行人就应该是那样。佛陀据说成佛以后魔军来考验他,据说他一动不动,好多人就会做出种种的联想、猜想、投射。所以那次有一个人问这个问题:“明觉就是说我对外境根本不做任何反应,不动,心不动,这就是明觉”,我说这个不能叫明觉,心不动不代表任何东西,石头也不动,空气也不动,桌子也不动,你比空气、石头和桌子高明到哪里呢?所以我们说的“不动”,并不是说我们变成了一块石头,变成了空气,我们还是有一个“觉”在的,对吗?这个纯然的觉知在,所以这个觉知是本来的觉知叫“明觉”,它没有陷入到概念思维判断分别,没有陷入到任何的对境当中,事实上,一切的对境都是它生起的,所以我们说一切都是平等,一切都是唯一,一切都是同一个大明点,一切都是同一个真相。

 

所以大家要了解什么叫“不动”,“不动禅观”不是说你坐在那儿一动不动,这个是非常想象的一种不动,而是你融摄了一切 —— 一切的经验、一切的万物、山川、大地、人我众生、一切的房间、墙、手机、桌子、电脑……一切的一切,都是你的心的本性的纯然觉知的能量所幻化出来的,本质上它都是你的明觉的展现。正因为你有这样的知见,不光是有头脑的知见,你当下已经发现了这个纯然的觉知,所以面对这一切的显现生起的时候,你还是在你的这个纯然觉知当中,就像你看着电视机上的各种节目,电视屏幕就像你心的本性一样,它现在通上电有电视源节目,它就不停的放各种节目,你的心的本性就像这块电视机屏幕一样,你看任何的电视节目都在看着你这块屏幕,对吧,没错吧?否则你看不到任何的电视节目,你必须看着这个电视屏幕,这个电视屏幕就是你心的本性。所以时时刻刻你生活当中的任何一种经验,任何一个事物的显现都是你心的本性的展现,所以你要发现这个真实的状态,这样所谓的“融摄”就自然发生了,不需要说“我要融摄这个东西、我要融摄那个东西”根本不存在那个东西,都是我们的明觉所展现的。这不就成了吗?是不是很简单?所以我们要明白什么叫做大圆满讲的“不动禅观”,不动禅观是融摄了(一切),一切都是菩提心普作王所现,没有别的东西。

 

所以很多人都跟我说,他已经学了十几年二十几年的藏传佛教,大圆满学了很多年,没有真正明白过来。有的人烦恼很重,无法解脱,但是听了我几次课,立刻轻松起来,立刻获得了体验,立刻获得了利益。你们可以从我的公众号上看到无数这样的反馈,这都是真实的一些人的心声的表露。这就说明这个教法是真正可以让我们解脱烦恼的,不是什么想象当中一个高等的大圆满见,什么要经历各种中观、唯识、五部大论的学习才能竖立的一个高大上的见解,不是!如果是那样的见解,都跟我们普通人没什么关系,但是莲师称我们的心的本性叫什么?——平常心,这个平常心可不是咱们某些电影、电视作品里面说的那个什么平常心,他说的平常心就是每一个人、每一个凡夫当下都在作用的这个心,只是说我们有这个纯然的觉知,这个明觉一开始都是有的,所以叫本初状态,明白吗?本初状态不是说在几千万年前的那个本初状态,不是,跟时间没关系。每个当下都是一次轮回,但是在这个轮回开始之前你的心是觉知的,你知道了,比如说(老师打了个响指)你听到了我打响指,大家听到这一刹那你们都是在明觉当中。但是,听到之后开始了“这个是一个响指,他为什么要打响指?他有什么神秘的意思?他有什么密意?”开始思维判断分别想象投射“哎呀,我受到了加持,我没有受到加持,我有感觉,我没感觉,我很震撼,我没震撼”——轮回就开始了。明白吗?当下每个人都知,每个人都有这个纯然觉知,只是你开始有第一个念头。“第一个念头是最好的念”这是创巴仁波切说的,为什么?因为第一个念还没有太多的造作思维分别,比如说我下个月要不要投入买一大笔股票?如果你(老师打了个响指)突然想“应该投!”通常这个是最好的。我是随便举个例子,不是很贴切,但是邱阳创巴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就是说,因为第一念没有太多的头脑的造作分别,所以这种念明性是比较高的。但是我说的明觉不是这个,是在这之前的。就刚才我打这响指之前,非常的短暂,实际上跟时间无关,只是说跟你的那个轮回心产生了判断思维分别。

 

好,接下来我们继续往下看。所以说大圆满总是在讲镜子和镜子的反射,镜子就是我们的本性,反射就是凡夫心,所以大家每个人都可以认证自己这个镜子的本性,每个人不要变成镜子里面变幻无常的那个反射,每个人都是一块完美的电视屏,不要成为电视机里面的可怜的某个电视节目,不要不停地追剧,你的追剧是无穷无尽的,你应该成为导演、制片人。你是一切,你是心的本性。

 

好,我们继续往下。

 

“第五十四章 这一章解释了引导自生智慧的各种不同方式:分析其含义,阐明其真实状态,等等。它也提到了深入解释某些主题的子续。”(念诵原文 略)这里是说所谓的根本续和子续,大家要知道大圆满里面的根本密续一般都会有基道果还有十个要点,那么子续的话是讲某些主题。但是假设我们看根本密续当中某一个方面,比如说十个主题没有讲清楚,涉及到某个概念没有讲清楚,那可能要去看相关的子续。比如说大圆满窍诀部有十七部密续,心部有十八部主要的密续,然后有三部解释的一些密续等等,但是子续很多,根本密续就是那一些十几个二十几个。

 

有人问了个问题:“老师可以解释就是听响指只在耳识不进入心识吗?”不是。什么叫耳识?你的耳根能听到这个声音,然后跟你的心产生了一定的功能,识就是它有了别判断分别,所谓了别分类这些功能,其实这都是因为第六意识心的作用。本来耳根、眼根当下都是纯然的一个明性的显现,没有问题的,然后传递到心,心开始思维判断分别,明白吗?所以这个实际上已经在耳识之前,就是没有进入到这个识的层面,所以叫根尘识性,在觉性的层面。

 

2.5.4.49一切法无非是菩提心的本体

 

“第五十五章 这一章讲解了一切法都无非是菩提心的本体,各种现象的基就是菩提心,这些种种的现象都是平等的。”我们要了解到底什么是“基”,“基”就是一切众生的本性,有的时候我们会把它理解为“基础”,有的时候理解为“根本”,都是对的。比如说“基道果”,首先不管是佛教的哪一乘它都有它的基道果,因为都有关于众生本性的一个见解:比如小乘是人无我的见解;大乘是人无我乃至法无我的见解;金刚乘是关于金刚的见解,就是众生的本性都跟本尊的本性都是一样,都是金刚;大圆满的基就是一切众生本来清静和本自圆满的不二,就是空性与光明的不二等等。基于这样的“基”,然后去修道。

 

比如说大圆满的基就是本来清净本自圆满的不二,所以我们会“呸”,因为“呸”的当下你就被斩断了,你的概念、你的判断思维就停止了,当你的思维停止了,这就是本来清净的方面,空性的方面,对吗?但这个空性里面并不是一无所有,还有一个知道这个空的呀,对吗?刚才我喊“呸”的时候,你知道有一个知道那个空的,是吗?这就是相应“明”的方面,空中的明,空明不二,本来清净当中、嘎达当中的陇竹,所以大圆满是嘎达陇竹尼美,本来清净本自圆满的不二,空明不二。所以,不光是一个见解,我通过禅修立刻印证了这个见解是不是?这就叫做基,有什么样的基就有什么样的道。大圆满的道那就是见修行,先有大圆满三部,就是大圆满的这个具体的修道,然后最后显现大圆满的三身——法报化三身,果位的三身。果位的三身实际上在基位当中已经具足了,我们一切众生是三身本具的,本来就具足的,现在发现了它的存在。通过道发现,最后通过果,所有的障碍消除,就像空中的乌云消失一般,我们现量知道自己的心的本性的空明无别的真实状态,这就是大圆满的基道果,所以我们一定要明白什么叫基道果,什么叫见修行果。

 

所以大圆满里面讲各种现象的基就是菩提心,这样大家就明白了,这个菩提心不是显宗当中说的慈悲心。显宗当中说的慈悲心是为了证悟我们真正的菩提心——就是我们心的本性,所以才需要发菩提心。因为菩提心的本质是无我的状态,我们发菩提心的本质实际上,比如我们显宗当中加行当中有一种方法,就是我们会把别的众生当作跟我们一样的平等的,然后自他交换、自他平等、重他轻己等等这样的方式来发菩提心,我们才能够真正地实践无我的原则,但是这个毕竟是在思维判断头脑的层面来抉择的,世俗菩提心真正的目的是为了证悟我们心的本性——胜义菩提心。因为当我们证悟了心的本性的时候,我们心的本性当中自然具足这种大悲,自然的明白一些众生没有认识菩提心的真实状态一直在造作分别这种轮回当中受苦,当然我们自然生起了慈悲心,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这才是真正的大悲心。所以这种种现象都是平等的,我们了解一切现象都是不二的。

 

2.5.4.50大圆满心部教法在藏地流传的历史

 

“第五十六和五十七章 这是《菩提心普作王》根本续(第一部分)的最后几章。毗卢遮那大概在他从乌金国回到西藏之后不久翻译的第一部分(根本续)。”(念诵原文 略)这个我们讲过多次,“前译五部”也叫做五部遗教,记得吧?

 

“而它们起先组成了《普作王》的一部分。”(念诵原文 略)毗卢遮那和无垢友他们有这样甚深的渊源,本来无垢友也是毗卢遮那请过来的。后来毗卢遮那由于他从乌金国获得了很多心部界部的传承,尤其是他翻译了很多心部、界部的大圆满的密续、精要的教言等等,他变得非常地出名,他甚至反而传法给莲师,莲师之前是他的上师,你们知道莲师比他年纪大得多,毗卢遮那刚刚去乌金国的时候是一个年轻的二十几岁的僧人,对不对?然后回来以后反而传法给他的上师,所以他这样的一个行为遭到了很多人的羡慕嫉妒恨,所以他后来被一些人向藏王进了谗言,所以被流放到这个嘉莫擦瓦戎,就是马尔康这边叫嘉绒地区。后来他在那边遇到了他当初去乌金国的时候的那个道友,一起去做译师去翻译经典的那一位,你们记得吗?一起去见室利辛哈的,后来他的这位道友回来的路上失足摔死了,后来就转世到嘉绒地区就转世为玉扎宁波。所以大家知道这个故事来源,如果不知道这段故事的,你们从开始听我讲课,我大概前五课里面就讲了这些。

 

我建议大家如果你要真正的好好的学习这个经典,这就是大圆满最重要的经典之一,然后这里面有最主要的心部教法之一,事实上,如果这一部经典学透了,大圆满知见会非常清晰地显现出来,那么你的大圆满修行就可以说是非常非常清楚。所以你要从头听我讲的这些录音,不要只满足于现在听的一点,之前的要迅速地补上,尤其是那些刚进来听,然后还怀着很多的各种见解的人,他们并不了解纯粹的大圆满的教法是怎样的,只是东听了一耳朵,西听了一耳朵,有的人得了一点点大圆满的传承,但是整个大圆满对他来说就像盲人摸象一样只摸到了一部分。所以你要了解整个的古代的大圆满它是怎么讲的,大圆满十二本师是哪些?大圆满心部的二十一位祖师,包括我刚才讲的这些人的名字。

 

那么现在呢,就再次回顾到这一段,就是说毗卢遮那从乌金国返回的时候,他最先翻译了“前译五部”,就是五部遗教,这个里面,它们也构成了《普作王》的一部分。后来无垢友尊者在他流放到东藏那边,后来又斡旋,就是说他在藏王那边又通过一些关系跟他疏通了一下,后来又让他(毗卢遮)回来了,从嘉绒地区回到了西藏,主要是回到卫藏地区又翻译了第二部分,《普作王》第二部分和第三部分,这样子的。

 

“据说藏王的一些大臣指控毗卢遮那宣扬了与佛教因果法则不一致的‘异端邪说’教法,其他人则指责他把佛教和苯教混合了起来。总之,藏王发现了由他的大臣们秘密策划刺杀毗卢遮那的计划,于是把他对之非常有信心的这位大译师安排放逐到东藏的一个遥远的地区,叫做嘉莫擦瓦戎的国家。这是又从头又说他最初是怎么被流放的,刚才我说的那个嘉绒地区。“毗卢遮那被流放了很多年,并且开始传授大圆满,特别是传给了玉扎宁波”玉扎宁波的中文的名字就叫做玉声藏,该国的王子就是那个嘉绒的王子,根据传统上说他是译师勒竹的转世。这记得吧,就是仓勒竹(他的前世的名字)的转世,也就是跟毗卢遮那结伴前往印度的时候在回程时过世的伙伴。如果这个课学的比较好的人应该能记得,当初仓勒竹跟毗卢遮那一起去求法,然后找到了室利辛哈也就是吉祥狮子,然后求了很多法,大圆满的、金刚乘的,后来传了一些心部的经典,然后仓勒竹就被传授了经典,传授了密续,等于说得到了一个传承吧,这个传承就是比较次要的(陇)传承。

 

我经常这么说(这是我个人的一个分法),就是传承有次要的方面,有主要的方面。次要的方面就是获得了经典的教文,比如跟你念了一遍藏文或者什么,然后甚至有相关的一些仪式;但是主要的传承是密续论释当中的经义。就好比说,比如我现在手里有一本《菩提心普作王》的藏文,那么一般人以为的传承就是西藏的上师“哒哒哒”从头到尾念一遍藏文,他心满意足就回去了,这就是当初他(毗卢遮)的这个伙伴勒竹的做法,所以勒竹获得了一些传承他就回去了。当然他(室利辛哈)当时念的不是藏文是乌金文,他们是在乌金国,尽管室利辛哈据说是汉人,关于这点有争议,有的说是缅甸人,但是他当时是在乌金国,是在克什米尔这边,就是你们知道巴基斯坦跟印度交界的这个区域,克什米尔这边当然肯定不是讲藏语的。所以我说这样的传承它是次要的,不是最重要的,有的时候甚至不会有这样的传承,因为最重要的是这个经典的主要的意思,并不是让你文字上听一遍你获得了一个文字的传承,最重要的是后面的法义,比法义更重要的是你获得了这些法义要传达的经验、智慧,这才是真正的传承的精髓,明白了吧?所以很多人一天到晚的说要求传承,但是他不知道传承有哪些方面构成,然后哪些是主要的,哪些是次要的。所以只要你们获得了阿底上师瑜珈的传承,直指心性这种引导,你有了实际的经验,你就获得了最主要的传承。之后,你比如说我们大圆满同修会有很多的在线的共修,那些经常修的日常的早课、晚课——所谓的,大家这么说的,早晚的这些共修,都是一些经常传的修法,所以我们大圆满同修会我们南师也开许过说,如果有兴趣可以参加。所以大家不要问,我们有没有传承?没有荟供传承能不能(参加)?每一个人关于每个修法问一遍,没有必要,我现在已经跟你们说的很清楚了,有主要的传承,这些次要的传承以后有机会如果你能得到一个陇当然可以,否则的话,你有主要的传承就可以去修学。好吧,大家明白这一点。

 

好,现在接着说这个玉扎宁波的事情。那么玉扎宁波侍奉了毗卢遮那几年,成为了大圆满的专家”,他的前世叫仓勒竹,勒竹他得到了那个传承,就是经文的传承,然后他就心满意足地回去了,在路上很不幸他可能是从岩石上悬崖上摔下来摔死了。但是当时毗卢遮那他就是一个不轻易满足的人,“你只是给我传了一个经文、一个密续,那可不行,我还没有搞懂呢,我还没有生起真正的经验、智慧呢”,所以他很难过地面朝下趴了三天(我记得是),他的上师就明白了这小子不是一般人,不好糊弄。他接着真的给他(毗卢遮)讲了这些精髓的东西,后来他真正地获得了这些教法,真正的这些传承。真正的传承就是你领悟了这些教法要传达的意思,它要传授给你智慧,这才是重要的。所以玉扎宁波上一世没有圆满,这一世他成为了毗卢遮那的一个侍者,侍奉了他几年,后来也成了大圆满的专家,这些缘分还是得以继续。下一段。

 

“与此同时,藏王赤松德赞从印度邀请了另一位杰出的大圆满上师,大班智达无垢友。在到达西藏的时候,他发现大圆满教法并没有得到弘扬,也听说了他曾经在印度见过面的毗卢遮那被流放的事情,于是无垢友开始传授渐修之道,沿用了寂护的传统体系。”你们知道大班智达无垢友,藏地他们叫做布玛莫扎,毗卢遮那他们一般翻译成贝若扎那,反正就是译音嘛,都差不多,毗卢遮那梵文叫vairocana,就是遍照护的意思,无垢友梵文叫Vimalamitra,这个中文意思实际上更好——无垢友,玉声藏、遍照护。就是说他们俩在印度其实就认识,结果后来藏王赤松德赞请了无垢友来西藏,结果他发现大圆满没有得到弘扬,因为之前已经请了莲师,莲师也只能秘密的传授大圆满,后来莲师派毗卢遮那和仓勒竹去乌金国去翻译这些经典等等,还派了别的,派了切增杰去图夏国翻译这些阿努瑜珈的经典等等,他有好多的这些年轻有为的译师。但是当时在西藏并没有很广泛很有力的地弘扬大圆满,这个就跟政治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当时的政治状况就是藏王王国当中的苯教的势力一直是很强大的,只是藏王赤松德赞本身他是对于佛法有很大的信心,所以他主要是弘扬佛法,但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他们主要还是弘扬显宗,就是印度佛教,当时的渐次修的印度佛教。如果具体说印度佛教是什么呢,那就是当时的小乘和大乘,当时印度的大乘主要是以瑜珈行派为主,正如他们之前的几百年前的那烂陀寺的大班智达文殊友一样,瑜珈行就是后来的唯识,唯识是在中观之后得到弘扬的,这是学术界主要的观点,也有一些相反的说法,但是主流的观点认为是先有中观再有唯识有瑜珈行,所以当时主要是这些,但这些都是渐次的修。显宗当中顿道只有禅宗,别的都是渐修。

 

好,那么当时无垢友继续了寂护尊者的这个体系,寂护尊者是什么情况?寂护叫Shantarashita 也叫静命尊者,寂护尊者实际上是最早进入到藏地的佛教导师,他主要是教显宗的,他叫寂护大堪布。但是他在西藏这样一个文化的背景当中没有很成功地传扬显宗,所以他迎请了莲师,莲师来教了大圆满,也教了金刚乘,当然也有一些显宗的这些方面,但是主要是教金刚乘,但是他的大圆满一直没有很有力地弘扬,那么无垢友一开始也是继续寂护尊者那一套——显宗的印度佛教。

 

“毗卢遮那听说无垢友来到了中藏,决定派遣玉扎宁波给他送信。无垢友当时正在桑耶寺传法。而玉扎宁波穿着得像一个朝圣的乞丐,不敢像上师周围的守卫和大臣们直接说明自己的身份来传递毗卢遮那的密信。”(念诵原文 略)这一段就是把上面简单的介绍详细地解说了一下,发生的前后的经过,怎么样毗卢遮那被流放到东藏,后来又怎么样通过无垢友的斡旋回到中藏(卫藏)。他刚才留的那个字条是有很明显的暗示的意思,否则也不会引起无垢友上师的注意,就像乌鸦一样飞不了太远,如果以幼稚之声闻教法,这应该是声闻教法,无法达到证悟,其实是在说他当时教的显宗的教法,印度的显宗的教法的话,飞不了太远,声闻教法也无法达到证悟,他这么说的,所以他当然就会引起上师的注意,然后他就问这是谁写的?后来就知道是毗卢遮那的弟子玉扎宁波。之后他开始教大圆满心部,并且跟这些藏王、大臣担保毗卢遮那是一个真正的大师,因为当时毗卢遮那已经翻译了并且传授了很多教法,然后已经很有名了,但是他被流放了,就是政治跟宗教的互相的博弈(的结果)。

 

2.5.4.51无生

 

“第五十八章 这章开启了《普作王》的第二部分,讨论了‘无生’或者叫‘杰瓦美巴’(kyewa medpa),这在显宗的中观派传统里也是非常重要的。”(念诵原文 略)这一部分就是五十八章开始讲《普作王》的第二部分,第一部分是根本部分,第二部分开始讲这个“无生”,叫“杰瓦美巴”。这个“无生”在中观里是很重要的,释迦牟尼佛也说过“阿”字代表无生的空性,所以显然“无生”这个概念在显宗当中已经有了,尤其是在中观当中,由龙树菩萨所著的著名的教文之一,就是以这样的文字开始的,就是“杰瓦美巴”。“无生”的义理也在暗示“无间”,“无间”就是没有间断的意思。“无生”为什么就暗示了“无间”呢?因为如果它是从来没有出生过的,但是它又是遍在的,它又是一切事物的本质,那当然也是没有间断的。你们知道“金刚歌”文字层面的翻译,龙钦巴尊者曾经翻译过“金刚歌”的含义,一开始就是这句话:“无生,它却遍在一切,绵延不断……”所以这绵延不断当然就是“无间”了,“金刚歌”这里是说“从来无生,不可中断”。有的人想要知道“金刚歌”的字面意思,你就去看《水晶与光道》,另外还有我们的《金刚歌之口传》这本书里也有。

 

“教文在这里解释说,除非从一开始就领悟了‘无生’的含义,否则就无法达到或者甚至构想本初状态的状况。”除非一开始就领悟了“无生”的含义,否则就无法达到或者无法构想、无法想象本初状态的状况。

 

“在大圆满里广泛的使用了‘嘎达’(kadag)这个词语:‘嘎’(ka)是藏语字母表的第一个辅音,跟西方或梵语的阿(A)对应,表示‘开始’;‘达’(dag)意为清静。”所以,嘎达就是从一开始就清静就叫本来清静,它‘顺亚达’或者是空性的同义词”,梵文空性叫“顺亚达”其真实含义,就是没有任何实有的事物存在。有的人还是不明白什么叫做“实有”,“实有”就是一个不变的所谓的实体。有的人会认为,这个世界上最坚固不变的实体就是金刚石,因为据说它是硬度最强、最坚固的,但实际上金刚石也是由各种碳原子组成的,那么它有各种分子、原子、电子、什么光子那种结构,它们通过一定的原则组合在一起,所以实际上当你把这些拆开来的时候都是空的,都是此有故彼有,此无故彼无,都是叫做“条件性的存在”。所以从这一点你就明白什么叫做佛教讲的空性,就是从一个层面来理解,从缘起法的层面,因为是缘起的,所以它的本质是空的,所以叫缘起性空,这个就很好理解,这是从现象的层面去分析。

 

当然空性不仅仅是这个层面的理解,我们有很多的层面的理解。大圆满对空性的理解是最究竟的,它不是通过头脑这么分析。因为刚才我在跟你分析,为什么说你认为你的概念当中真正的实有的实体的存在是金刚石、钻石,然后我跟你分析比如高达几百万度它变成气化了等等,有这样的说法,在一定的条件下,这些东西都荡然无存,但是这只是在头脑层面的一种分析,还是从凡夫的某种逻辑因明上面去分析,就算从这个层面分析,我们都能明白一切缘起法它的本质都是空的。但是大圆满来理解这种空性,它不是这样的来明白的,它不仅仅是这样,它会进行头脑层面的思辨,但是最重要的是我们了解心的本性。因为不管你说外界的任何一个东西是空还是有,是存在还是不存在,万物都是通过你自心来觉察的、来体认的、来判断思维分别的,所以你与其去研究一切的万法、一切的现象,你不如研究你的心,这就是最最聪明的。

 

就像现代科学也就证明了这一点,现在最高端的科学就是量子物理学,量子力学这些已经证明了,实际上当你去观察任何事物的时候,你用量子物理学的这些手段、这些方法去观察,你会发现所有的一切万法其实都是高速运动的一些类似于光电子那种非常细微的颗粒,然后极其快的运动,甚至超过光速。当你这么观察的时候,你以为这是一块金刚石,你以为这是一个苹果,是一个固态,但是当你用现代最高端的方法去观察的时候,发现都是极其快地运动的一些粒子。而且这些最奇怪的是,当你去观察这些粒子的时候,你发现它不存在了,这是最奇怪的。就是你做一个大致的观察它在运动,但是你要盯着它观察的时候,详细的去观察每一个的时候发现它就不存在,而且你观察的结果跟你的观察者的状态有很大的关系。

 

所以实际上,这些现代最高端的科学越来越多地证明了我们大圆满或者这种究竟的佛教的这种认知它的正确性,就是根本是我们认识主体的问题。认识的主体如果是偏颇的是会有问题的,你的心的本性被发现了的话,就是你认识主体被充分的认识了,这就是所谓的究竟真理。他们已经发现了这一点,而且他们发现这一切从本质上都是不存在的。可是就算如此,大圆满我们说是它是更加究竟的,就是说它是直接让你认识、发现这个认识主体,这就是所谓的心,它的本质是什么,明白吗?所以我在给大家剖析一下从普通人的角度,然后从科学家的角度,现代最高端的科学家的角度,以及从大圆满的角度怎么来理解这一切,所谓的空性。

 

2.5.4.52真正的见没有一个能观察的主体和被观察的客体

 

“第五十九章 这一章是关于一个可以被翻译为‘见地’、‘观点’、‘理论看法’等等的词语——‘达瓦’(tawa)。”(念诵原文 略)这里面讲我们通常所有的佛法当中都讲的“见修行”,“见”藏文叫“达瓦”,“修”叫“冈巴”,“行”叫“决巴”,“达瓦、冈巴、决巴”,然后“决布”就是果,见修行果。但是当我们说“修”的时候,一定是跟“见”一一相应,刚才我已经解释了大圆满的见是怎样,然后修是怎样,所以修的实际上就是你的见,见体现在具体的认知当中,而不仅仅是一个见解。然后行的话,这里没有说到行,但是如果你要了解什么是行,行就是见和修在每一个具体的场合、具体的情况下地结合。

 

这里主要是在说“达瓦”,这个见呢,在大圆满教法当中说“真正的见没有一个所谓的能观察的主体和被观察的客体”,它这里说“作为参考点的客体”,这也是一个教法当中经常使用的概念。什么叫做参考点?比如我们会说“觉性是远离参考点的”,因为参考点就意味着“相对的”,我以这个为参考点以那个为参考点,就是“相对的”意思。比如说在真正的大圆满的见当中,我们当下心本来的状态这是我们真正的大圆满的见,大圆满见不是其他的八乘佛法里面说的通过思维判断分别来明白我们的意识的本质,或者说人的本质、本性等等,我们是当下现量领悟到,就像我前一段做的一个讲座叫“大圆满见就是现量领悟心的本性”,所以大圆满见是这样的,这种状态当中,这种真实的心的本性当中,它超越了一切的概念、主客对立,所以当然没有主体也没有一个客体,没有参考点,没有中间,没有周围,所以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承许。这一点非常接近中观应成见,对不对?中观应成见就是不树立任何的见,所以麦彭仁波切也会说大圆满见在空性方面跟中观应成见是相融的,在光明的方面跟究竟一乘宝性论当中的这些如来藏见是相融的,他称之为大中观大光明见的双运,他这么说的,就是《定解宝灯论》里面这么讲的。

 

2.5.4.53超越誓言与身语意

 

“第六十章 这一章是关于誓言或者三昧耶的,这是在前面已经讨论过的一个要点。正如在整个第二部分里面一样,此处经常会重新提到‘多巴’(togpa)这个词,它可以被翻译为‘真实领悟’或者‘真知’。”(念诵原文 略)明白了吗,“多巴”跟“达瓦”的区别。“达瓦”就是见,刚才我已经说了大圆满见就是对心的本性的现量的认识,他这里说的是直觉心的领悟,这是一个意思。因为当我们说直觉的时候,没有通过头脑的判断思维分别,直接的体验,直接的发现,你也可以翻译成“直接领悟”,不一定要翻译成“直觉”,因为“直觉”有的时候会有不同的歧义。但是“多巴”跟“达瓦”的区别也就是,其实也没有真正的区别,只是说它是程度不同。它说“当弟子已经领悟到心的本性并且对这种领悟不会被忘却的时候,这就是‘多巴’”,比如我们反复的安住在上师瑜珈的状态当中,反复地发现、一再地发现、一再地串习巩固是什么在这个空当中,没有判断思维分别的当下的这个觉知本身,当我们反复地处在这种经验当中的时候,我们当然就已经很确定了,对吧,不会再忘掉这种状态,不光是不会忘而且我们可以随时进入这个状态,这就是“多巴”。

 

“同样,有关于誓言,所有必须做什么或者不能做的相对的开示以及所有它们的潜在原因,都属于见的范畴。一个真正领悟了并且知道没有任何特别的誓言要持守的修行者就已经达到了‘多巴’也就是‘超越了誓言’的层次。”有的时候,我们会说超越了誓言,这里说“多巴”就是真正的处于心的本性的这种确信的状态的时候,那么它就超越了这些誓言,因为我们安住在明觉当中这个当下是超越因果的状态,超越概念,超越任何的缘起法,当我们说誓言的时候,当然一般来说都是二元的状态,我在发誓,我发誓我要做什么,我不要做什么等等,或者戒律或者誓言。那么这里说的“多巴”当然是超越了誓言,对吧?当然这个不是说大圆满讲的那个誓言,大圆满的誓言就是“多巴”的状态,实际上是一样的,记得吧,我们说过无数次。

 

“第六十一章 这一章也阐明了誓言与身语意三方面的关系:必须超越‘三门’的概念。”我们在金刚乘当中基本上所有都是在讲“三门”,比如说身语意三门、觉者的身语意、凡夫的身语意、三金刚、嗡啊哄等等,它跟誓言有什么关系?在相对层面我们的誓言我们的戒律等等都是跟身语意有关的,但是,正如身语意的本质或者超越身语意的二元状态其实就是最高等的誓言的状态。最高等的誓言就是大圆满的誓言:无有、平等、唯一、任运,这其实就是在讲明觉的不同的方面。那么这样的状态,有的时候大圆满教法当中会称为“三昧耶状态”,那么在这里只不过用了另外一个“超越了三昧耶、超越了誓言”,那就指的是超越了二元的誓言,也就是誓言的究竟状态,也可以这么说。

 

所以身语意的这个三门,当我们超越了身语意的二元状态的时候,这好比我们在荟供、在中坐法等等那些修法当中,我们会观想莲师三门,嗡啊哄代表莲师的身语意,然后放光加持我们的三门等等,但是当我们观想这个超越了身语意的二元状态的时候,我们就观想三门同时放光,然后我们放松在这个明性当中,这才是真正的超越身语意三门的这种象征或者也是一个实修的方法。这是一般金刚乘里面不会讲的。

 

金刚乘里面涉及到这些方面,也就是第四灌顶,第四灌也叫句义灌顶,正如我多次讲过的金刚乘里的句义灌顶并不会切实的跟你讲什么是心的本性,更不要说进行具体地引导、直指,这是不可能的,金刚乘第四灌就是讲一些高深的词句,心的本性如虚空,如水中作画,如飞鸟凌空等等,反正都是这样的一些词句,不会有详细的讲解和引导知识。

 

我前几天看到有一位著名的上师说,大圆满就是金刚乘的第四灌。其实这个说法是比较表面的一个说法,因为你观察金刚乘真正的第四灌并没有大圆满的那些具体的直指,如果是的话,我们就不需要有一个专门的大圆满教法,我们就只要金刚乘第四灌就好了。金刚乘第四灌的目的的确是超越身语意的二元本质,处于身语意不二的状态,但是它并没有这样一个详细的指示。而且大圆满它是完全从第四灌开始、第四灌成熟、第四灌融摄一切,所以为了强调它的独特性,我们把它放在一个单独的自解脱道上,因为它跟金刚乘的转化道完全不是一回事儿。金刚乘总是在转化我们的三门,我们的三门都是业力的状态,所以要转化成本尊的身金刚、语金刚、意金刚,这就是为什么要观想身语意三门嗡啊哄放光的原因,白红蓝三光加持我们。所以大家要了解这些事情的细微的分别,那些说大圆满等于金刚乘第四灌的只是一些非常粗糙的见解,一点都没有实际意义,因为你受过全天下的第四灌也没有大圆满这样直指心性的方式。

 

2.5.4.54超越对坛城的观想

 

“第六十二章 这一章是关于‘超越对坛城的观想或者创造’的义理”。大家可能发现我在加快这个进度,因我不想停留太长的时间,太多的解说有的时候就把课程变得太长了。因为我做什么事情我的目标性很强,就是说这是为了证悟大圆满,不是为了进行一个什么知见的学习而已,所以我总是在结合这些最关键的东西来进行引导、进行解释、进行修法讲解等等。有的时候拖得太长有的人可能有点迷失,会不会?

 

“这一章是关于‘超越对坛城的观想或者创造’的义理。坛城的一般作用已经被解释过了:在我们具有不净二元境相的事实基础上转化我们的境相。”在我们具有不净的二元境相的事实基础上转化我们的境相,这就是金刚乘的坛城的一般的作用——金刚乘啊,大圆满关于坛城的解释不太一样。根本上坛城就是用来转化,转不净相为清净相。

 

“因为对我们来说,‘不净相’的概念的存在是为了消除我们对实有境相的执着”对吧?金刚乘净观的目的就是消除对实有境相的执着。

 

我们观想坛城并专注在‘净相’上面。这就是转化的原理。因此其主要目的并不只是去‘转化’,而且也要克服执着。”这点说的非常的准确,就是说你不要以为金刚乘只是在转不清净为清净,它也包括我们一直在说的要克服对这一切的执着,净观的根本是要超越这个执着。

 

“例如,如果我们看见一座山,我们相信它是坚实的地存在于我们面前的东西。然而,必须克服‘这座山是真实的’这种信念,因为这是二元分别和执着的基础。”(念诵原文 略)我举一个例子,比如我们上梦瑜伽课程的时候总是会讲为了在晚上能生起梦中的觉知——梦中知梦,你应该白天总是在训练:面前的这一切,房间、天空、山河大地等等,一切都是虚幻的,总是要做这样的一个观想。实际上它不仅仅是一个观想,因为观想意味着想象,但这里不仅仅是想象,而是就它的实质来进行理解和观修,所以这样的话我们会逐渐超越对这种实有的坚固的存在的这种(执着),超越这个层面,然后慢慢的我们观想这一切都是虚幻的等等。比如梦瑜珈的时候我们会经常的做这个动作——用手(指)来戳自己的手掌,因为在我们清醒的时候,我们的手(指)是穿不过我们的手掌的,对吗?所以白天的时候你可以老做这个动作,但是当你老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到了某一个时刻,某一次你发现手(指)穿过去了这个手掌,这个时候你就会立刻觉知到我在做梦,因为白天你醒着的时候,你的手指是穿不过你的手掌的。当你反复这么训练的时候,有一天突然发现穿过去了——ok现在你在梦中,明白吗,这是一种让梦中生起觉知,就知道自己在做梦,但不一定会醒过来。

 

那同样如果金刚乘的这种观想,比如我们总是把这样一个凡庸的世间、不净的轮回的世间,观想为长寿佛的本尊的宫殿,然后把自己观想为长寿佛等等,那么这种本尊的观想等等,我们就会超越这种执着,世间的这一切我们就不会那么在乎。所以这一切都是为了领悟诸法的实相。

 

“总之,坛城的修法有两个主要目的:第一,通过转化来克服执着,第二,把不净相转化为净相。”这里说的很清楚,第一是克服执着,通过转化。因为有的人虽然说他学佛,但实际上也许他福报蛮好的,他生活当中没有太多的什么痛苦、疾病、不顺等等,他总的来说是蛮顺的也很有福报,所以这样就不经意间已经生起了对自己现实生活的一种执着,他觉得人生很美好,一切都很美好。当然这是一个无可厚非的一个状态,你觉得人生挺美好,这当然是一个正面的,我们说是所谓现代流行的词语叫“正能量”,挺好,但是这个里面慢慢有可能你就在不断地积累一些你的潜在的一种执着——如果你没有觉察的这种执着的话。如果你已经觉知到这一切它都是空性的,在这个基础上,你觉得它是美好但是它又是空性的,如果是这样的,当然就跟你刚才说的(不一样)。

 

这种你觉得这一切很美好,然后我很喜欢,虽然我在学佛,我在观本尊,把它观想成本尊的宫殿,但实际上我还是很喜欢我现在的生活,有的人甚至说我很喜欢现在的我,我很喜欢我,所以这样的一种倾向、一种执着的状态,当然就会成为我们领悟诸法实相的一种障碍。因为这样的一种状态实际上就是一种给轮回赋予能量的方式,因为你觉得这个很好。虽然你觉得我在修金刚乘的转化道我要转化成本尊,我在学大圆满,但是你心里还是很贪恋这一切,这就是会成为问题。

 

但是,如果你是刚才我说的,你知道这一切都是空性的,然后你甚至直接处在这个明觉的状态,这就不一样,这种状态不存在执着。因为你首先知道这一切都是空性的,而且你处在究竟的智慧的状态当中,而不是头脑的什么执着或者是贪爱或者没有觉知的状态,你处于究竟的明觉当中。你这个状态当中仍然会生起觉得一切都是美的,这是有可能的,因为我们说明觉,我们有一句话,大圆满里面说“一切的显现都是明觉的庄严”。庄严是什么,庄严就是美,但这个美跟刚才说的那个美是两码事。你觉得镜子当中的你很美,你觉得你的生活很美,然后你很喜欢自己,你很喜欢你的轮回,这一定成为你证悟实相的一种障碍;但是如果你安住在明觉当中,一切显现成为明觉的庄严,它就是明觉所现,你的每一个经验当中,你都清晰的处在这种融摄当中,每一个当下都有这个现前的觉知,这个明觉,这是两码事。

 

所以大家要区分这个,并不是我们好像学习大圆满就……。有的人有两种极端,一种就是我们学大圆满,好像生活当中所有的这一切美的东西我们都要“去执着” ,从一开始是对的,因为你一开始可能是要出离,是要解脱,所以你应该放下当前的这种执着,否则它就分分钟成为你的障碍;但是到了一定的层面,你会发现以前的这种方式,这种出离的方式,只是当时的那个阶段当中我需要的,我现在处在一个更高的阶段,我会发现轮回当中所谓的轮回并不存在,一切都是我们的明觉的作用所现。这个时候你对生活、对一切就有一个全新的认识,全新的感受,你以前的一些执着被超越,你的出离道的行为和观点慢慢的被超越,你显得更加的真实、更加的自然、更加的放松,这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这都有不同的层面,我们不能用停留在一个显宗或者金刚乘的角度来看待一切。在这里我们说这个坛城的两个目的,坛城修法的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是通过转化来克服执着,第二个是把不净相转化成净相。但不净相是从何处生起的呢?它的源头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的二元分别”,对不对?如果没有二元分别哪来的净与不净,都是我们的执着、我们的障碍,当这些没有了就有了‘净相’”,所以这就是另外一个层面。

 

“然而关于明觉的真实状况,甚至连这些概念都不可以考虑,因为净相和不净相二者都停留在二元的层面,并不构成究竟的含义。”我们一般轮回的不净相就是我们的二元分别执着障碍,这些消除了就是清净相,这是肯定的,但是明觉超越了清净相和不清净相两者,因为两者都是二元的。比如我们在显宗当中的习惯可能会进行一些我们认为洁净的行为、习惯、生活方式等等,包括心理习惯、生活习惯、方方面面非常细微,但是当你进入到大圆满这种修学当中,你会发现其实这两种仍然是二元的层面,并不是究竟的。

 

“这并不意味着这样一种‘不了义’的见解没有价值或者必须加以否定:在心中记住胜义和世俗二谛的义理总是有用的。” 在显宗当中总是在强调胜义谛和世俗谛,这里说它是有用的,并不是说它没有价值必须否定。“然而,从胜义的观点立场而言,甚至连造作净相也是不好的。”但是你从真正的胜义也就是觉者的角度出发的话,“净相”这样的概念也是不究竟的。所以你要明白在什么层面,进行什么样的理解,什么样的禅修,什么样的行为,所以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今天我们就先讲到这个六十二章,下一次开始六十三章。先到这儿,我们看看大家关于今天讲这些部分有什么问题。

 

课后答疑

(无央老师边念大家在网上提的问题,边解答。)

 

“禅观时是睁眼还是闭眼?”

什么叫禅观?禅观是你心处在你的本性当中,这跟你睁眼闭眼没关系。如果我们禅观只能睁眼,那么我们就受到了闭眼的局限,我们只能闭眼就受到了睁眼的局限。禅观是究竟的状态,当然睁眼闭眼都无所谓。但是有一点我们要理解,我们初学者可能一开始睁着眼睛容易受到一些外境的影响,但是我们大圆满很多的修法是要凝视虚空,我们睁着眼睛来进行禅观,这意味着我们超越了初期的这个(闭眼的局限),并不是说初期都一定要闭眼,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说根据情况,根据你自己的状况。比如你一开始观想明点白阿,你觉得睁开眼睛会受到外界的影响,你就闭上眼睛观想明点白阿,然后放松,放松了你超越了概念,你睁眼闭眼无所谓。但是我们很多时候会睁眼,因为我们要融摄所有的存在,包括我们眼根所看到的,耳根听到的,鼻根闻到的等等,融摄这所有的层面,这才是究竟的状态。

所以大圆满里面彻却讲四安住,第二种安住叫做如海安住,就是跟眼睛,以眼睛为代表的六根的所有的状态都是如此。有的人就不喜欢听到噪音,有的人就不喜欢闻到不悦的气味,有的人就不喜欢看到这些令人散乱的东西,总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这个不喜欢或者是执着的东西,那么大圆满的状态应该超越这一切,所以叫做融摄,融摄在我们的本性当中,超越了分别。

 

“大圆满可否结合本尊生圆修习,会不会影响见解?”

事实上大圆满绝大部分的传承主要是窍诀部的传承,他们都会跟一些金刚乘的修法结合起来修,如果是正确的见修行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有的人他们是不区分金刚乘和大圆满,有的人会觉得大圆满只是比较高等的金刚乘,他们甚至以为本尊就是大圆满,那这样的禅修是会有问题。为什么说要区分呢?因为关于大圆满的方面是跟我们自心的状态有关的,就是是否发现了心的本性的状态,而金刚乘的本尊的观想都是我们的心在进行构造,构造一个观想境,然后修气脉明点,这是完全两种不同的修行,这个意义上如果分别不了,当然是有问题的。传统上很多都是以金刚乘为辅助修法,就像南师的教法里也有一些金刚乘的内容,对吧?比如我们有古汝扎普或者狮面空行母本尊等等,还有曼达拉娃也可以作为一种本尊,但是那是阿努瑜珈的,它的目的还是为了证悟大圆满,只不过是它用了一些本尊的形式,然后也融入了一些大圆满的精华。所以就算大圆满的行者使用一些金刚乘的方法,如果他明白这只是辅助的,就像打伞一样,南师说这些辅助修法就像打伞,需要的时候可以修,因为有些本尊有这种事业的作用,对吧?息增怀诛等等,可以使用,但你不要以它为主,尤其是当你混乱你的见修行的时候,你两个修行都是会有问题的。

 

“上师瑜珈念‘阿’字长得气都上不来了,放松时还要深吸气,感觉不对。”

你长的气都上不来了,可能是跟着我一起修,那就说明你一开始没有充分的吸气,所以我一直教的时候我就说你一定要深吸一口气,这样可以给自己一个长长的“阿”,这样你有充分的时间观想,观想了然后你放松。而且有一个秘诀,听好了:当你充分的吸气,然后“阿”很长,最后把你的一口气尽量地完全地呼出,尽量地呼出,这个时候你就处在一种停顿的状态,就像一个空持气一样。比如说阿……最后一口气一点点气把它挤出来,你会听到南师发的这种声音“阿……”意思就是把最后一口气都挤出来了,这一个刹那由于你没有立刻吸进去气,就是呼出了你不要立刻吸入,有一点点,不是说特别刻意,这个时候会帮助你更好地放松。但这不是最重要的,只是说我们充分地吸,然后充分地呼,阿……,可以帮助自己更好地放松,但是重点还是我们说的那个明点白阿放松这些,好吧?所以你要掌握这些要点。有的人会发现这个空持气非常的重要,其实我们并不强调要空持气,只是说“阿……”完了你没有立刻就吸进去,如果你做得很充分的话这个时候你会觉得特别的放松。所以这个时候你再换气、吸气,这样就不会有什么上气不接下气的。

 

“阿字上师瑜珈也是窍诀部,那大圆满心部的修法有哪些呢?”

大圆满心部的正式的教导就是四禅观,大圆满的寂止分为有相止、无相止,大圆满的胜观融摄运动,然后是止观动静不二,然后是无修任运。这个我讲过很多次了,你可以听我以前的讲课,包括这次课程,我相信我也讲过一些。虽然我在讲大圆满心部的原始密续,但我基本上大圆满各种精髓的东西都跟你们讲了,只是没有讲那些妥嘎仰滴,也没有必要,因为南师说的不是我说的:这个时代我看不出有太大的必要。因为讲这些彻却,这些已经够大家解脱了,够大家成就了、成佛了,不一定要妥嘎仰滴。当然这些(妥嘎仰滴)都是很重要的。心部主要是四禅观。

 

“闭眼修阿底上师瑜珈,还没有观想阿字,看到佛陀的头像这是初级的明觉吗?”

我们的明觉跟你看到、听到、闻到、接触到、或者六根生起的任何的对境都没有关系,明觉不是一个对境。所以什么看到佛、听到这个、看到那个都不是,最重要的是你的心放松在它的本来状态,没有去抓着任何一个对境,记住这句话,心没有抓着任何一个对象,完全地放松,这个当下有一个一直在觉知的本来状态,它没有判断思维分别,发现它。

 

“睁眼如果处于明觉是否一切不再显现?”

不是这样的。总有一些人这么想,他们总是这样认为,然后坚持这样的想法,说在明觉当中一切都没有显现。不是,这是你的想象。明觉不会妨碍任何的显现,因为任何的显现都是明觉的显现,你忘了吗?所以怎么会说发现了明觉什么都消失了,这是不可能的,这是错误的想法。记得密勒日巴怎么说的吗?显现不是问题,问题是我们的执着,我们自身的问题,显现本身都不是问题。

 

“观察心我能观察念头的生住灭无念,能是心,念头是所,但是能怎么能找到能?”

我能观察念头的生住灭——你这话我看不明白呀。你说能是心,念头是所,但是能怎么能找到能是什么意思?哦就是反观的意思。

因为你这个概念是一个固化的概念,你比如说,我现在产生一个念头,我想吃苹果,你认为我有一个心,就是能,我想吃苹果,这是一个念头,这是心产生的一个对象,这是对的——能所对立。可是我现在是告诉你,你不是要去,现在你有一个能升起各种念头的这个能,这个主体,这个心,但是我现在让你做的是,你去观察这个心本身,而不是说它攀附在一个什么对境上,因为攀附在一个对境上的心叫二元心,叫意识心,叫凡夫心。可是心如果它的注意力回到心本身,它就没有对境了,这个时候你放松下来,你发现心的本质就是觉知,不管是凡夫心还是什么心,凡夫也有觉知,否则他什么都不知道,这就是他的知。你用凡夫的这个知去观察、去发现这个知本身。你可以说,我想吃苹果,你可以说我想喝水,你可以说我喜欢这个人,我讨厌那个人,我的心可以变出一万种一千万种无量无边的念头,但是心本身一旦没有攀附任何的对象,它就是无辜的,它就是中性的,它就有可能被发现它的本性。

所以你的注意力不陷入到任何的对境,这是我一直跟大家强调的要点。明点白阿,放松,这个放松就是不攀缘任何的对境,所以回到心本身,不去攀缘任何对境,这个就叫做麦彭仁波切说的以心观心是所有禅修当中最高等的。但我们不用这个词,因为这个词“以心观心”,就像你说的怎么有两个心什么的,其实不是两个心,因为你觉得那个心就是永远是二元心,不一定,当它攀附在一个念头上它是二元心,它不攀附念头,它在心的本身,心本身无法成为一个念头,明白吗?所以“以心观心”它就消失了,就像你去观察一个念头,我想吃葡萄,你观察这个念头本身,它也消失了,其实任何的心的对境观察的时候也消失了。刚才我说量子物理学家观察任何的存在,一个人据说里面有上百亿还是多少亿个光电子之类的在迅速的运动,当在观察它的时候,它都消失了。心本身也是如此,当你观察它的时候,它也消失了,但是你有一个没有消失的,就是你发现的那个空。

所以你这样的思维挺好,因为佛法要闻思修,但是你得觉察到自己的思维,这个思维是概念性思维,因为你觉得那个能所是不变的,其实能所是在变的,就看你以什么为对境。

 

“刚才说的空持气是明觉吗?”

没有,我没有这么说,空持气跟明觉没有直接的关系,空持气只是会让自己的散乱、执着减少一点。

 

“修完‘阿’要念‘呸’吗?”

没有,没有必须的。如果你觉得我当初教你的三个“阿”一个“呸”很好,你就这么做,否则也不是必须的。因为明点白阿这个叫以明性的经验放松,这个有一个明性的显现,然后观察是谁在这个(明性当中)。那个“呸”是斩断,那叫空性的经验,知道吧?但空和明发现的是同一个,这样你就比较确认了,是不是?

 

“张三的明觉、李四的明觉有没有不同?”

当然没有不同,如果有不同我们就会觉得释迦牟尼佛的明觉是无上正等正觉,我们凡夫永远达不到它。明觉是绝对的,所有的众生明觉都是他的心的本性,没有不同,唯一的区别是释迦牟尼佛永远安住在明觉当中,我们也许一开始只能短暂的处于这个状态,因为我们的习气,我们身语意没有融摄,所以很快就出来了。其实也没有出来,只是你的注意力往外跑。

 

 

“睡醒后,有景象显现,属于什么事情?”

这些问题没有什么。属于什么事情?你认为是有什么事情?有景像显现就显现呗。

 

“既然物质都是空,那为什么醒着在明觉中,右手不能穿透左手?”

这就叫做你混淆了世俗谛和胜义谛。一切都是空,这是觉者的境界,这是觉者的认识,他告诉你一切是空,他不光是通过头脑分析告诉你一切缘起所以是性空,而且他现量能体验到的,他现量能够发现一切都是空,可是我们现在只是头脑体验知道这是空,所以你穿不过去。知道吧?所以你要明白什么叫世俗谛什么叫胜义谛,你现在没有处于觉者的状态,只是觉者告诉你是这样,你不能说他告诉你,你已经就证到了,没有,你还是头脑知道,所以你还是这个状态,你怎么能穿过?

 

“在梦中为什么可以?”

因为在梦中,我们现在的这个醒着的思维不存在,是另外一个,梦中的叫意生身。意生身的这个状态,首先它的明性是醒着的时候的至少7倍,这个智慧的等级高7个等级就是这个意思。那实际上,在梦中我们一切都是很奇怪的,一个人突然可以飞,可以做任何你无法解释的事情,所以它就不是在同一个层面运作的。所以你平常认为,这是因为你现在处在人类的醒着的时候,所以它就是这个状态,它就是认为是固体的,你的头脑也坚固的认为它是固体的,所以穿不过去。但是,当你像莲师那样,明觉融摄了你的身语意的时候,肯定能穿过去。这就是为什么莲师被外道投到大火里烧,他安然无恙的原因,因为他融摄了五大元素。

 

“怎么知道自己处于明觉状态?”

很简单判断,我不是一直在说“明觉就是没有分别的觉知”,你就用这两点去判断就可以了。你想象中的觉知有没有分别?比如,我觉知我在吃葡萄,有我,有葡萄,有吃,你说这是不是概念分别,这是不是?这是头脑的概念,对吗?就是分别念嘛,这个概念就是分别念的意思。可是,当我刚才的使劲喊“呸”的时候,然后你那个思惟停止了,但是又有一个知道那个空的那个,那个状态就叫没有分别的觉知。好吧,仔细去体会,仔细去修就明白了,不用我告诉你,当你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就表示不是明觉,因为明觉是自证自知自明的,当你非常确信的发现明觉,你不需要任何人跟你印证。

 

“每天念‘阿’五遍,错过可以补吗?”

当然可以补,你就是不念也没有人会惩罚你的。自己为自己负责,不要像以前那样“我今天修了100遍,没有按照我的誓言修一千遍,我怎么办?”没有什么怎么办,继续努力就行。

 

“中脉通了才有明觉吗?”

不一定是要中脉通了才有明觉,如果是这样,我们就天天去修中脉了,如果是中脉通了才有明觉,我今天就讲宝瓶气了,我不讲什么《无上之源》。明白吗?大圆满做的第一件事是直指心性,直指心性就可能有明觉,还要等到中脉通了?但是有趣的是,当你能够稳固的安住在明觉当中的时候,你的中脉自然会更多的业力之气进入到智慧气当中,明白吗?这是叫做以明觉来融摄你的气、你的能量、语,甚至会有虹光身,这就叫融摄了身体。

 

就这样,我们现在回向功德。

 

(回向略)

 

后天再见。各位晚安。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