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南开诺布 > 简介及祈请文
+

    ◆内容摘要:南喀诺布教授曾在北京举办过各种讲座和演讲会,在京的中国藏学研究中心、中央民族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以及中医研究院等研究机构和藏学工作者都出席交流。
作者:卢颖
来源:中国西藏
阅读:3003

文化和公益事业的践行者——记南喀诺布教授

  意大利中部阿齐多市的一块山地,南喀诺布教授为该地取名为“麦日噶尔”,“麦日”是藏族苯教中产生于象雄的一个古老的神祗及其修炼系统的名字,这个神已经成为苯教传统中的一个本尊神。“噶尔”有寺院、宿营地和基地之义。

 

  第一次见南喀诺布教授,是1997月。我们在他下榻的北京五洲大酒店里对他进行采访,在酒店的会客室里他接待了我们。

 

  “我们这次在北京逗留的时间很短,日程安排得非常紧张,后天我们就要去青海,大家有什么问题就请开始谈吧!我们这次去青海的主要目的是为贵德县当车藏文学校工程竣工剪彩;同时物色藏族青年去意大利学习手工业技术;还要为筹备第三次国际藏语文学术讨论会做前期准备工作……”那时他已60岁开外,但言谈之间,对家乡、对民族文化的热爱溢于言表。

 

  南喀诺布教授于1938 年生于四川德格,岁时曾被认定为不丹藏传佛教传承曲杰仁波切的转世灵童。从岁开始了学习藏文、研修佛法的生涯。1954 年,他作为藏族青年代表被派到内地参观。从同年开始至1957年,在成都的西南民族学院讲授藏文。因为他被认定为举巴活佛,而当时锡金的噶举派势力比较大,1957年被邀请去锡金与锡金国教育部门合作,主要从事编写藏文教材的工作,直到1960年。然后被意大利著名藏学家杜齐先生邀请去意大利首都罗马“意大利中远东研究院”从事藏学研究工作。从1964年开始担任意大利那不勒斯东方大学蒙语言和文学专业的教授,一直到退休。他是那不勒斯东方大学的第一位藏族教授,也因为有了他,该大学才建立了藏学和蒙古学专业,也因为他出色的教学工作,潜心研究和勤奋著述使该大学这两个专业开始在国际上有了应有的学术地位,尤其是藏学专业。

 

创办“大圆满文化协会”T注:即Dzogchen Community,大圆满同修会)

 

  南喀诺布教授的幼年是在四川德格度过的,而德格是康巴地区的一个重要文化中心。在整个藏区来说,传统的康巴文化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教派观念比较淡漠,各教派甚至佛教与苯教之间的交叉学习和传播非常盛行。至今在同一个寺院里可以找到各个教派的高僧大德们的塑像及其各教派的文献典籍,尤其是19世纪和20世纪初在康巴地区兴起的无教派运动更加强化了这种影响,进一步淡化了传统的教派观念。而各教派之间相互学习和修行的一个主要内容就是长期在康巴地区修行成风的大圆满传统。聂拉・ 白玛杜堆T注:这里指娘拉•白玛尊者)曾经是运动的主要倡导人之一,他的高足聂拉・曲多杰(T注:这里指娘拉•蒋秋多杰)对根本上倡导的运动的极力奉行和身体力行使他在区拥有众多的弟子,这些弟子甚至再传弟子们仍然在继承他的传承,至今仍活跃在康区的藏传佛教界。南喀诺布教授就是聂拉・ 曲多杰的主要弟子之一。所以,麦运动(T注:即利美运动或不分教派运动)及聂拉・ 曲多杰的无教派思想对教授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正因为这样的影响,南喀诺布教授自幼不仅从各教派高僧大德们那里接受大圆满思想的熏陶和大圆满仪轨的严格训练,而且在康区无教派观念盛行的大环境中耳濡目染,使他不仅成为一位终生修行大圆满的大师,而且他在修行方法方面博采众长,集各大教派大师们修行大圆满的各种仪轨和方法于一身,使他不仅成为一位著作等身和在国际上知名度很高的学者,而且成为一位德行很高的大圆满上师。鉴于他长期在西方的教学和传教活动,他逐渐独创了一整套适合于西方人修习的、比较容易掌握的修行及其教学方法。他于1981年在那不勒斯成立了“大圆满文化协会”这个协会如今已经成为一个遍布40多个国家,几十万名弟子,在美国、法国、德国、英国、俄罗斯、阿根廷、委内瑞拉和澳大利亚等国也有分支机构的国际性的文化传播协会。

 

  南喀诺布教授说,大圆满文化协会发展起来以后,他在意大利中部的阿齐多市购买了一块山地,取名为“麦日噶尔”,“麦日”是藏族苯教中产生于象雄的一个古老的神祗及其修炼系统的名字,这个神已经成为苯教传统中的一个本尊神。(T注:这里指Meri Gar,即火山营。仁波切以尽力保存古老的西藏文明、文化为己任,并以西藏文明的源头—象雄文明中的这个典故命名他的禅修。仁波切自身主要教授宁玛派大圆满,基本不教授本教内容,除非是本教人士私下的请求。)“噶尔”有寺院、宿营地和基地之义。 

 

  1988 年,成立了旨在出版东方文化书籍的象雄出版社用意大利文、英文、藏文及其他各种文字出版了以大圆满为主的有关东方文化书籍。1989年成立了旨在从事藏族文化研究的象雄研究院,除了藏文化的讲习和研究活动以外,还举办了一些有关藏族文化的国际学术会议和展览等,同时也培养了一些藏学研究的专门人才,中央民族大学的才让教授就是他的学生之一。

 

视野独特的学者

 

  南喀诺布教授在意大利那不勒斯东方大学约30年的教学生涯中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大圆满文化的修习和研究,除了教学和大圆满的修习以外,南喀诺布教授的学术兴趣主要在对藏族古代文化的研究上,尤其是基于苯教文献研究藏族远古和古代历史。他在这方面的研究开始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他起先在意大利、瑞士和其他一些欧洲国家作了一系列讲演,其中写成藏文的零星作品已经在国内出版发行,中国藏学出版社于1996年出版的《古代象雄与吐蕃史》是他在这方面研究的集大成之作。他的著述绝大部分是用意大利文和英文出版的,人们熟悉的有《珍珠串・藏族历史》、《猫眼石》、《象雄历史》、《藏医气功注释》、《解释大圆满》、《藏北行》等,《大圆满的修习》、《大圆满和》、《水晶和光线-显宗、密宗和大圆满》(T注:应为《水晶与光道》)已经被译成德、法、俄、西、波等十几种文字发行全世界,可谓著作等身。他独特的研究视野和丰富的著述使他成为国际上著名的教授和藏学家,同时也成为大圆满文化在西方的传播者。

 

热心公益的老人

 

  《亚洲国际团结协会》是南喀诺布教授为援助亚洲尤其是我国西藏的文化、教育、卫生而创办的一个民间基金组织。西方许多发达国家法律规定,要从年财政收入中拨出一定比例的资金来无偿援助一些不发达的国家和地区。而批拨这些资金的部门则因国家而异,有些国家设在财政部,有些国家设在外交部,还有的国家单独成立一个专门的基金会来实施国家的援助计划,意大利就将批拨这批资金的单位设在外交部,叫做发展合作司。南喀诺布教授是一位只关注学术的大学教授,并不了解这些援助资金的运作情况,恰好他有一位学生在发展合作工作,从他那儿得知有这么一批资金可以申请。他开始申请援助我国西藏的资金,但发展合作告诉他不能用个人的名义申请这些资金,必须要用一个民间机构的名义来申请,所以,这就是他成立亚洲国际团结协会这个机构的由来。亚洲国际团结协会在我国藏族、汉族、蒙古族地区的援助项目开始运作。

 

  作为援助项目的开始,1993 年,南喀诺布教授带领该机构的工作人员开始在我国西藏等地考察,寻找可行性项目,1995开始,亚洲国际团结协会与意大利的另一个基金组织 一起与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政府合作,投入资金100 万美元,在昌都地区江达县冈托区(现已改为)援建了一所医院和一所学校,这两个项目都已经竣工并正在造福当地人民。1997年,青海海南州贵德县当车藏文学校也建成了,可接收500 个学生,其中130 学生可以寄宿。这是亚洲国际团结协会独立筹集的资金,共投入176万元人民币。除此之外亚洲国际团结协会还为江达、贡觉桑珠捐资修路等。南喀诺布教授曾说,在我有生之年为家乡、为自己的同胞做点看得见摸得着的具体事情,是我最大的欣慰。改革开放以来,我也回过家乡几次,这些年来虽然有一定的发展,但因为藏族地区比较偏远,大部分地区仍然比较落后,建学校、办医院是最实际的事情,能普及和提高民族文化素质,解决同胞的疾苦。近几年,他的亚洲国际团结协会和农发基金会一起又连续3年为青海省海南州举办了全州英语教师和微机教师强化培训班,由于全是外籍专家授课,培训程度高,教学效果好,得到了当地各级教育管理部门及其学员的好评,经他们培训后发给的结业证作为教师上岗证得到青海省教育厅的正式承认。亚洲国际团结协会与欧盟人道主义紧急救援部签订了承担亚洲国家紧急援助项目的协议,得到突发自然灾害紧急救援的项目资金,所以亚协的援助范围也开始扩大到除藏族地区以外的我国其他地区,四川南充和遂宁的水灾冲垮了本来就不很完善的饮水和灌溉系统,使很多村民不仅不能灌溉,而且连生活饮水问题都解决不了,亚洲国际团结协会连续实施了两个大型援助项目,投资近千万元人民币帮助南充和遂宁的百姓重建他们的饮水和灌溉系统,为汉族农民排忧解难;内蒙古地区发生雪灾,他们又连续实施了两个大型援助项目帮助蒙古族牧民排忧解难。这个机构的所有援助项目都直接与地方各级政府及其有关部门进行合作,将援助项目纳入到地方政府的工作计划当中,所以,协的援助项目受到地方政府和受援百姓的一致欢迎。

 

文化的传播者

 

  南喀诺布教授曾在北京举办过各种讲座和演讲会,在京的中国藏学研究中心、中央民族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以及中医研究院等研究机构和藏学工作者都出席交流。南喀诺布教授感慨地说,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成立之后,培养了一大批新的年轻的藏学人才,和他们接触后我觉得他们并不传统,也不封闭,思想比较活跃,观点也比较新颖,我感到很欣慰的是他们已经取得的了一些可喜的成果,希望他们以后多与国际藏学界交流,多出成果,写出更多更有影响的研究成果。

 

  如今,南喀诺布教授已经退休,在意大利定居的他,随着大圆满协会的发展,弟子越来越多,他要去的国家也越来越多,最近10年,他不顾年老,周游世界,传播大圆满和藏族文化,每年有七八个月都在外面,而每年意大利的时间反而只有两三个月。

 

  但是,教授的学术研究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很高兴地听说他长期收集、整理和研究藏族传统的针灸疗法已经有了结果,他已经完成了一部关于藏族传统的针灸疗法的巨著,不久就可以面世了。

 

  我们衷心地祝愿南喀诺布教授健康长寿,继续他教育、文化、医疗卫生等实践与研究,真诚地祝愿这位大圆满的传播者,吉祥如意!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